一个女孩的“湖北返京”记_国内国际_新闻首页_成都全搜索
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» 专题 评房网
新闻首页  »  国内国际  »  正文

一个女孩的“湖北返京”记

2020-03-30 07:26   来源: 成都商报   编辑: 张烁   责任编辑: 马兰

小孙乘坐返京专列抵达北京后,乘坐大巴

小孙乘坐返京专列抵达北京后,乘坐大巴

“湖北返京”,成了滞留湖北需进京人员关心的头等大事。3月27日,第二批返京的滞留湖北人员小孙(化名)已经居家隔离两天了,她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“流程还是在慢慢优化的,我之前知道的一些问题现在很多都解决了。”

“湖北返京”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经历?对于小孙来说,是打了200多个电话后,终于预约上了一张回京的专列车票。尽管回京后需要继续隔离14天,但是生活开始有了盼头,14天后就好了。

返京心声

新工作还没入职就遭遇疫情

回京感觉生活有了盼头

“我是湖北襄阳人,本来是想回老家过年,却没想到遇上了新冠肺炎,在家一下憋了两个月不能出门,这种一眼望不到头的隔离生活太痛苦了。”

年前,小孙换了一份工作,入职北京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。按照原本的计划,她应该过完年便去新公司报道,结果因为疫情她不得不滞留在老家,连入职都是在线上远程完成的。

“坦白说,工作的话,确实线上可以完成一部分,但是我毕竟是新员工,迟迟不能去公司还是让我比较忐忑。”小孙觉得自己没有真正进入到新公司,不仅业务不熟练,还一直远程办公。“感觉自己使不上劲儿,就特别着急的想回北京,我很怕因为疫情耽搁,影响我试用期转正。”

和很多滞留在湖北的需返京湖北人一样,小孙在北京的租房也空置了两个月。“这两个月的房租还是得照付,我们不能也不会道德绑架别人,要求房东减免这两个月的房租。疫情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,房东们也过的也不容易。”小孙的工作可以线上处理,对她的工资没有太大影响。

“大家想要尽快回到正常的生活节奏中去,被迫在家待60天,这种看不到尽头的日子非常难熬。”小孙觉得,虽然回到北京以后还是要继续隔离14天,但是起码生活有了盼头。

返京之路

为了登记信息

一晚上拨了两百多次电话

3月21日,小孙从一位朋友处得知,北京打算和湖北协调安排返京复工专列。当时的政策是以企业为单位收集信息,让滞留湖北地区人员返回北京,后来具体的通知方式改成了向湖北人统一发送信息。“也就是说,我21号的时候就知道,25号会有专列送一部分人返京。”

得知这个消息后,小孙很期待,此后便持续关注“专列”的相关信息。最终,北京市政府给小孙发来了短信,告诉她可以通过“京心相助”小程序进行登记,通过审核后,北京方面会统一分配返京复工专列。

“除了第一批返京人员可能是随机选择的,后面的几批返京人员应该都是通过登记然后接受统一安排的。”小孙在3月25号下午使用了“京心相助”进行登记,上面已经可以自行选择返京的日期和线路了,于是她给自己预约了3月27号的专列,但是审核却一直没有通过。

3月25日深夜快12点时,小孙接到了北京疾控中心的电话,说26号的车次可以打电话报名,“给了一共12个电话,但是打过去各个都占线。”

小孙把心一横,拉上了朋友一起反复拨打这12个电话。在打了一个小时,超过200次以后,电话终于打通了。接线员询问并登记了小孙的一些个人信息,并告诉她会对她的情况进行审核,结果最迟当天晚上会出。3月26日凌晨4:50,北京疾控中心向她发来了确认成功的短信;同日早上8:50,12306向她发短信显示“出票成功”。

“我现在也在关注着返京的政策变化,其实能够看见,这是一个不断优化的过程,慢慢在变的越来越好。”

返京之后

在北京两次分流

点对点送到小区门口

为了这趟行程,小孙准备了防护服等全套装备,“是夸张了点,但也是既保护自己又保护别人。”小孙所在的那节车厢客座率挺高,几乎整个车厢都是满的,类似她这样全副武装的人也有一些,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,但每个人最少都带着口罩。

一路向北,小孙最终在北京西站下了车。从坐电梯出站开始,便有北京接返组的志愿者们全程陪同,负责抵京人员的行程,而从火车站到小区这段路程,返京者们需要经历两次分流。

“第一步,按各个区进行划分,比如朝阳区、海淀区、昌平区等不同行政区的人,要在不同的地方集合。有很多人会举着带箭头的牌子指方向,然后每个抵京者身上会贴一个标签,不同的区的人有不同的标志。贴好以后,志愿者们会各自带着去到各自的车上,然后转去下一个分流点。

到了第二个分流点,又会看到有很多人举着牌子,再让抵京者们按街道社区进行划分集中,比如中关村街道、马连洼街道、上北望镇等。等到每个社区的人集齐之后,才会带着抵京者们去坐社区的车,而社区的车会把人直接送到小区门口的。等于就是经历区和街道两次分流,然后把人点对点送到小区门口。”

“居家隔离”,从小孙进入小区以后立即开始,目前对于湖北返京者执行的是最严格的隔离策略,即在房间门贴上封条,进入以后绝对不允许离开家门。小孙的生活用品基本都是在网购平台上解决,由社区工作人员每日为其配送一次,如果涉及到需要取快递,也只能集中到这每日一次的配送机会里,“我买了很多方便面和速冻水饺,尽量每天自己做饭吃,也少麻烦社区工作者。”

与社区提前沟通,是滞留湖北需返京人员最重要的功课之一。小孙从一位社区工作者处了解到,返京者究竟该“居家隔离”还是“集中隔离”,这由社区工作者根据实际情况决定。当前,绝大部分需返京人员还滞留在湖北,北京的集中隔离点却已经显得有些不够用了。

小孙的公司告诉小孙,目前她所在的海淀区已无集中隔离点可供使用,而其他区的集中隔离点也比较紧张,如果现实情况只允许集中隔离的话,恐怕也难以协调。“还好我虽然是合租,但是室友短期内不会回来,我符合独居条件,可以居家隔离。”

北京的居家隔离完全不允许出门,会觉得憋屈吗?对于这个问题,小孙觉得不会,甚至比在湖北时轻松了许多,“14天的隔离是可以看到头的,因为我清楚地知道,自己14天以后就自由了!”
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赵倩 严雨程 北京报道 部分图据受访者拍摄视频截图

原标题:一个女孩的离鄂返京记

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请理性评论、文明发言,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


本日 本周 本月
关注排行
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