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商时代正迅速改变新农村人生活 回乡创业 你准备好了吗_新闻资讯_新闻首页_成都全搜索
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» 专题 评房网
新闻首页  »  新闻资讯  »  正文

电商时代正迅速改变新农村人生活 回乡创业 你准备好了吗

2020-01-14 08:28   来源: 成都商报   编辑: 张烁   责任编辑: 马兰

距2020年春节还有不到半个月,在外务工的人们陆续踏上返乡的路。

多年以来,肖姚父子每年春节会回到四川威远农村老家短暂团聚,然后再分赴各自打工的城市。改变始于2015年,肖姚回家做起农村电商,销售各种农副产品,生意有起色后,还将父亲叫回乡一起干。2018年,他经营的农副产品年销售额近800万元。“回来后做电商也能挣钱,最幸福的是一家人在一起。”如今,肖姚结婚生子,一家团圆而幸福。

过去十年,电商改变了农产品的销售方式,也改变了许多人的营销理念。越来越多农村电商从业者让农产品销售“去中间商”,让农民种养的农副产品卖出了更好的价钱,不仅改变了自己的人生,也改变了许多农户的人生。

QQ图片20200114082619

拍短视频带货 一天卖3000斤折耳根

肖姚

返乡开网店

立足本乡本土做农村电商

肖姚的老家在四川威远县向义镇,当地的大头菜在周边颇有些名气。早年,因种地挣不了钱,他和父亲都走上外出打工这条路。2005年,时年17岁,仅初中文化的肖姚开始到广东打工。此后10年,他先后在机械厂、模具厂和汽配厂上班。其父肖贵华则在外做焊工。因不在一起打工,父子相聚甚少,每年都是春节回老家才短暂团圆。

2015年,因结婚生子,肖姚和妻子回到老家。“回家后,总要找点事情做。”见有人开网店挣了钱,他开起淘宝网店主营冷吃兔,但半年后不仅没挣到钱,还亏了一些。尽管如此,肖姚认为自己从中积累了经验。“我为何不卖身边的农副产品?”有了想法,他将网店经营的产品转向了老家周边农户种植的红薯、大头菜、辣椒、玉米、胡萝卜、折耳根、老姜、嫩姜、血皮菜等,种类10多个。经过一年多摸爬滚打,网店有了较大起色,发货量明显增加。

网店生意好了,他更看到了农村电商的商机。2017年,他叫回在外打工的父亲,一家人一起干。“和外面(打工)比,要自由些,一家人也能在一起。”50多岁的肖贵华很支持儿子的事业,回家后,他帮着儿子收货、打包。

虽然生意渐入正轨,但肖姚没有满足,在经营传统电商平台网店的同时,他也关注到了抖音等短视频直播平台兴起的社交电商。2017年底,他帮一个攀枝花朋友转发了一条芒果的短视频,很快赢得800多万播放量,帮朋友卖出几百件芒果。从此,他也开始拍摄短视频,通过抖音等平台“带货”。“红苕、折耳根、胡萝卜等都拍过,最火的是折耳根,每次都是几百万的播放量,有时上千万。”

尝试通过短视频“带货”的第一个月,肖姚所卖农副产品的销售额便接近10万元。“但卖的东西一定要好,才有回头客。偶尔我也做做直播,让大家买东西更直观。”他也感受到了短视频和直播带来的“红利”,他说,因为视频火了,他一天卖过近3000斤折耳根,也能一天卖出老姜约2000斤。2018年,他经营的农副产品年销售额近800万元,其中短视频带货占比超过30%。“一年下来,能卖老姜300多吨、嫩姜约10万斤、大头菜和红薯也各有五六万斤,还有胡萝卜、折耳根、玉米……”

肖姚销售的农副产品,都来自威远县向义镇及周边乡镇。其中,有部分红薯、大头菜是他选择品种交给一些农户代种,更多产品是农户种植后卖给他,然后再通过电商销售出去。

“以前都是一些批发商来收购,价格压得低。卖给做电商的,每斤要贵1角,几千斤就要多卖几百块。”最近两年,威远县新店镇张建村村民吴某种植的大头菜都卖给了肖姚,在他看来,有了像肖姚这种农村电商,他们的农产品价格卖得更高,收入自然也更高。

“我们是直接卖给消费者,多了快递费,但省去了多级经销商,所以收购价都更高。比如大头菜,一般的收购商每斤3角多,我们可以贵1角左右。”肖姚也希望通过电商给周边农户带来改变,让他们的农副产品卖得更好、更贵。“好卖点,卖贵点,他们收入也高一些。”

QQ图片20200114082626

一年四季卖不完的水果 年销售额冲上2600万

李兴科

农村电商“飞人”

穿梭农村寻找“好货”

1月2日,四川宜宾玉龙街村,34岁的李兴科忙得没空接电话。因为妻子和姐姐前往眉山拍视频,公司两位员工又有事请假,上百份订单和产品发货,基本全部落到了他的头上。

李兴科大专毕业,是宜宾果子礼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和掌舵人,主要运营水果交易。起初,公司是个“家族企业”,李家四姐弟都是股东。企业做起来后,李兴科的一些同学朋友也加入进来,团队越来越大。2019年,这家只有十来人的微型企业,实现销售收入2600万。

李兴科的家乡是中国茵红李(也称脆红李)的发源地,该品种目前已被推广到四川、云南、重庆等多个省份,是一种季节性水果。2008年,李兴科从山西林业学校毕业后,创办过苗圃,代理过快递,但都发展平平。2015年,结合家乡出产茵红李的优势,他开始尝试在朋友圈做微商在网上卖茵红李,但第一年由于渠道太窄,只卖出去几百件李子。

2016年,李兴科开始提前谋划,根据宜宾当地不同时节出产的水果,到田间地头和农民谈价格,开发订单农业,同时拓宽网络销售渠道,制定品控、售后、促销等详细可行的方案,实现一年四季,不同季节的水果在线销售,当年实现销售收入超500万元。慢慢地,李兴科摸索出经验:四川境内什么地方出什么水果,他们就在那里,会理石榴出来了,他们在会理;蒲江猕猴桃出来了,他们在蒲江……两年多来,李兴科及其团队,就像“飞人”一样,穿梭于四川最优质的水果产区。

李兴科团队销售的产品,也一直在“飞”:每年1、2月份主推塔罗科血橙,3月主推不知火,4、5月主推沃柑,6~8月主推茵红李、汶川翠红李,8~9月主推猕猴桃、会理石榴,10~12月主推爱媛(柑橘)和昭通丑苹果。季节在“飞”,李兴科团队及其产品也在“飞”。“一年四季,总有卖不完的水果。”李兴科说,2020年将依托视频平台,把公司影响力和业绩再提高,做成现代化企业。

QQ图片20200114082623

全年销售各类农副产品近500万

刘金银

网红“金牛哥”

大山深处建农产品基地

“飞”进山村做电商的,还有网红“金牛哥”——刘金银。1月3日,火山、抖音、西瓜等视频账号“金牛TV”的运营者刘金银驱车两小时,从四川合江县赶到石顶山,这里是他的农产品基地。石顶山位于四川与贵州交界地带,山高林密,山村几乎处于原生农村状态。山上人少地多,有50多户村民一百来号人,出产农作物有水稻、玉米、红薯等,村民还用富余粮食养猪、鸡、鸭。

2018年夏,刘金银到石顶山拍视频,偶然发现这处深山中的“宝藏”。“村民家的腊肉晶莹剔透,肥而不腻,口余回香。”他说,自己在村民家吃了一顿饭后突发灵感。“我的直播中,不少跟吃有关系。网友们越来越多地要求给他们带货,比如四川老腊肉、咸菜等等。”刘金银说,当时他就觉得石顶山农家腊肉有商机。而在石顶山待了几天后,他还发现,这里不但猪肉、土鸡好,山里就像一座“宝库”:蔬菜都不用化肥,全是农家肥。“同样的莲花白、青菜,石顶山产区的煮熟后柔软入口。”他说,此外,石顶山还出产大量的竹笋、药材等,但以前都卖不出去。

经过多次了解,刘金银决定把自己电商平台的农产品基地设在石顶山,收购农民的生猪、蔬菜、竹笋、药材等,并租用农户的土地种植葛根等药材。很快,“金牛哥”的腊肉得到了网友们的认可。刘金银开始通过快手、抖音、西瓜直播和短视频,向网友展示销售石顶山各类农副产品。他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2019年是“金银TV”电商起步阶段,全年销售各类农副土特产品近500万元,还帮助了农民脱贫增收。

据石顶山社长赵良平介绍,刘金银在石顶山投资合作一年多,已给当地160多位农民带来增收效益,人均增收达3000余元,农民都很支持。“以前,我们都不知道什么叫网红,现在都知道金牛是网红。”60多岁的村民刘友秀,去年卖给“金牛哥”的农产品,仅青菜一项就获利500余元。

QQ图片20200114082629

入驻区域电商平台 他带农户走出新路

刘正铃

微商转电商

任村级电商服务站负责人

“批发商来问,一直说我桃子不好,意思就是还要压价。”回乡流转土地,带着村民们创业,刘正铃曾在2018年遭遇“当头一棒”。那年,桃子市场价每斤超过6元,但收购商最多给2.5元还不断压价。一气之下,他将数万斤桃子倒入鱼塘。

刘正铃是四川内江田家镇七家嘴村人,2015年回乡创业,陆续流转了600多亩土地,种植了桃、李、柑橘、猕猴桃、枇杷等10多个品种的果树。村民们除了流转土地,也有上百人以土地等入股。2017年底,产出水果1万多斤,他靠微商就卖了一半左右。“和卖给批发商相比,微商的价格至少翻倍。”因为做微商的尝试,刘正铃看到了电商带来的更大利润。但在2018年果树大面积挂果,产量明显增加后,因微商的销售量毕竟有限,也未进驻电商平台,面对收购商不断压价,他一气之下“倒桃喂鱼”。

冲动之后,他开始接触电商平台。2018年底,他正式入驻当地的区域电商平台内江全搜索,成为该平台村级电商服务站的负责人。“2019年,我们的水果产量50多万斤,走全搜索销售了10多万斤,剩下的大多数都是进商超。”刘正铃说,因电商渠道的销售价格和卖给批发商的价格悬殊较大,他希望专合社的水果能更多通过电商平台卖出去。“走电商,省去了很多中间商,消费者可以买得更便宜,我们种植的可以卖得更贵。我们种出来的水果卖得更好,在我们这打工和入股的村民也能收入更多,早点拿到分红。”

内江全搜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当地一家区域农产品电商平台,核心业务便是农村电商和社区电商。“我们目前做的是农副产品区域电商,就是把内江农村的农产品买到本地及周边城市。”该公司负责人胡耀斌2013年发现农产品电商潜力大且是未来发展趋势,遂回内江创立了这家公司,他介绍,经过5年发展,公司已在内江东兴区设立了168个村级电商服务站,100余个社区电商便利店或自提店,并在泸州、自贡等城市开设了分公司,公司旗下电商平台年交易额上亿元。

综述

780万人返乡创业

遍布50万个农村电商基层站点及电商平台

根据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不久前发布的《2019中国电商兴农发展报告》,2018年农村电商保持较高增长速度,农村网络零售额接近1.3万亿元,电商兴农、兴村作用日益凸显。但在高速发展同时,农产品网络零售额增速却明显低于农村网络零售额。《报告》指出,“发展农村电商的最终目的是解决‘三农’问题,目前农产品通过网络进城仍然比较难,农业资源无法通过电商大规模有效地转化为经济效益,电子商务在部分地区推动农产品上行的潜力仍有待挖掘。”

可喜的是,2017年起,以拼多多、抖音、快手为主要平台,以社交裂变、直播、短视频为主要展现方式兴起的农产品上行活动,已成为新电商代表在电商兴农业态中的主要运营模式。电商模式由单一的网络零售向网络零售、网络批发并重转变,从传统电商向社交电商、社区电商并重转变,互联网逐渐在农村区域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。截至2018年,各类返乡下乡创新创业人员累计达780万,主要分布在电子商务等领域。从创业载体来看,返乡创业人员主要分布在遍布全国的近50万个农村电商基层站点以及拼多多、淘宝等大型电商平台。《报告》认为,农村电商将继续向线上线下融合、“品牌化+平台化”方向发展。

“电商改变了农产品的销售方式,也改变了营销理念,原来是种出来再卖出去,现在可以针对客户以销定产。”长期从事区域农产品电商的胡耀斌说,目前其公司电商平台销售的农副产品有六七十个品种,其中70%左右来自农村的专合社,剩下的由村级电商服务站收购散户农副产品,包括针对一些贫困户的“以买代帮”。后期,他期待农村电商的理想化模式是,大部分农副产品来自专合社,再由专合社去带动更多村民包括贫困户加入。“这样,产品更有保障,可追溯,才能谈通过‘一村一品’更好促进农民增收等深层次的问题。”

在胡耀斌看来,最近几年,越来越多农村电商从业者让农产品销售“去中间商”,省去了二级三级甚至更多级中间商,让农民的农副产品能卖出更好价钱。“电商给农村带来了一些改变,我认为未来电商会给农村带来更多改变。”他分析认为,未来几年,目前这批电商从业者在大浪淘沙,有一部分人积累一定的实力后,很可能回到农村自己去种地,自己去办专合社,带动更多农民加入。“电商要改变农村,也需要更多的这样有想法,有经济能力,有营销能力的年轻人回到农村去,通过全新的销售模式反推农村种养业,把农村的产业做起来。只有产业做起来,才会有更多年轻人回到农村去。”

胡耀斌建议,农村电商的参与者需要下沉到农村,通过5G技术带来的迭代产品,让城市购物和农村电商无缝衔接。同时,农村电商也需要在农村形成越来越多的地域化分散性小品牌,然后逐渐形成一些中大型品牌。商务部《报告》也提出建议,农村在加强“三网”等基础设施建设,加快农村物流网络完善,形成物流信息共享平台等的同时,还应完善电商人才培训和引进体系,并加快农村品牌建设。
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 姚永忠 罗敏

原标题:电商时代正迅速改变新农村人生活 回乡创业,你准备好了吗

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请理性评论、文明发言,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


本日 本周 本月
关注排行

,